龍翰鳳翼  格物致知

 

 

 

   添才翰格  為企業添才  為人選添財

高效是互聯網的特性  專業是獵服的本質

 

翰格憑借內部研發的添才科技系統以及數百萬數據庫,已經為上萬家公司提供了優質的人才咨詢服務。同時翰格也是新型互聯網獵聘平臺的優質戰略合作商。

互聯網+合伙人,添才翰格的奇襲

詳見新聞報道 ?

翰格榮譽

2015年中國人才經紀人聯盟合作伙伴

2016年獵聘面試快最佳獵頭合作伙伴

2016年獵聘非凡Hunter大獎

2017年獵聘優秀獵企合作伙伴

2018年獵上網超級獵企

2018年智聯卓聘面試嚴選優秀合作獵頭

2019年獵聘非凡Hunter大獎

2019年獵蘿卜十佳交付企業

2020年獵聘非凡Hunter“逆變者”

2020年拉勾榮耀五星獵企

2020年BOSS直聘年度金牌獵企、年度十強獵企

2020年獵蘿卜百萬俱樂部

 

互聯網+合伙人,添才翰格的“奇襲”

首頁    互聯網+合伙人,添才翰格的“奇襲”

互聯網+合伙人,添才翰格的“奇襲”

 

——專訪添才翰格創始人鄧宇飛Tiger

 

 

 

C:\Users\老大\Desktop\TIM圖片20190124150724.jpg


 

 

鄧宇飛  先生

添才翰格創始人

C:\Users\老大\Desktop\webwxgetmsgimg (6).jpg


 

 

導讀

201711月,隨著《獵場》上映,獵頭這個職業被越來越多的人認知。“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真正的獵場在現實中更加殘酷,更加驚心動魄。近幾年,內資獵頭已隱隱有崛起之勢,一批優秀的企業如雨后春筍般茁壯成長起來。這其中,不得不提的是目前比較熱門的添才翰格服集團。今天,讓我們一起走進添才翰格,看看他們是如何在4間用一次成功的轉型開疆辟土,擴張到如今的近30個分支,同時也特別好奇他們獨特且創新的合伙人計劃

 

沒有什么是不能改變的,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添才翰格獵服集團總部明亮的辦公室里,我見到了翰格掌舵人,鄧宇飛。就像他的英文名Tiger一樣,有著雄雄的野心

圖片2


 

 

回顧這幾年的獵頭創業之路,鄧宇飛感觸良多,不知不覺他已經在獵頭這條路上走了9年了,其中的創業故事他為我們娓娓道來。

 

初出茅廬,一腔熱血

 

剛做獵頭的時候是很順利的,苦練了半年后就做了百萬業績,獵頭似乎沒有想像的那么難。還只有24鄧宇飛毅然決然的做了個決定,就是要創業。盡管家里人不支持,朋友也勸他多多考慮,但他還是選擇了創業這條路,一切重頭開始。創業初期,艱難可想而知,所有的事情都得親力親為。沒錢、沒資源、沒人脈、沒經驗,靠著一腔熱血,上海翰格公司成立了

img4

2010開始充滿信心,正準備大干一場。可接踵而來的困難和問題讓迷茫了,公司運轉第一年,財務管理、人管理等都有所欠缺。一些基本常識性失誤,直接造成了核心人員流失。后來經過摸爬滾打,公司管理逐漸規范化,這一年獵頭行業發展勢頭不錯,培養出了一批還不錯的顧問。之前的問題解決了,但是所有獵頭公司都碰到的老問題:規模上不去、人員流動很快、專業和信息資源無法累積,加之獵頭行業層次不齊、魚龍混雜,同行之間挖角嚴重,年輕獵頭心智浮躁,公司發展有一些瓶頸。趕上2013年互聯網熱潮翰格組建了自己的互聯網技術團隊,得到公司內外部很多人的支持,開始建設自己的招聘網站和內部人才系統,花了大半年的時間,在上線運營的時候,發現人才競拍的網站模式不可行,候選人傳統求職習慣已經被市場教育的根深蒂固,大多數人已經習慣了被動求職到最后發現這個項目實施難度很大被迫關停,但這件事為日后翰格研發出自己的添才管理系統打下了基礎

創業不易,但從未放棄

回到湖北老家短暫的休整后,父母也看出來他的不容易,父親問他接下來的打算,鄧宇飛告訴父母,沒那么容易被打垮,也沒那么容易放棄,無立業不成家,其實在他心中早有了新的打算,片刻沒有停息,翰格整裝待發

用互聯網思維來做獵頭,彎道超車

之前經過一番互聯網的創業,讓鄧宇飛意識到,互聯網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獵頭也沒有想象的那么容易被互聯網取代,但是如果把兩者很好的結合起來,一定會產生很大的效果。恰巧碰到2014年年底獵聘推出面試快業務,獵聘第一次提出了整合招聘生態鏈的概念,鄧宇飛看好獵聘的互聯網思維以及線上線下獵頭結合的運作模式,翰格于2015年正式與獵聘展開面試快業務合作,大量的客戶對于這種模式既感到新鮮又覺得很有趣,按照過程付費,既節省了客戶的招聘預算,又能給客戶帶來比較好的獵頭服務體驗

img5


 

線上獵頭的模式有兩大好處:1、數據沉淀,可以客觀的評價出比較好的獵頭顧問,讓好的獵頭顧問能持續出單。2、互聯網的獲客速度遠遠高于線下,顧問在看到大量的限時訂單的時候,有自由選擇權,不需要在一個不靠譜的客戶身上死磕,還可以同質化推薦。翰格早期在線上有大量豐富的做單經驗,并且一直堅持專注互聯網行業,鄧宇飛知道,這個經驗跟傳統線下的獵頭做單方式不一樣,用的好形成彎道超車的機會,用不好會死路一條。

IMG_1296

添才翰格堅守的價值觀

2015年開始翰格借助互聯網再一次就進入了爆發增長階段,打法對了,人用對了,出業績就成了必然的事情鄧宇飛觀念與普遍獵頭行業的觀念不同,獵頭顧問不應該以高產業績為唯一價值評判標準,“行業內有時候非常吹捧百萬業績顧問,吹捧哪家獵頭公司總業績又破億了,我認為百萬顧問除了方法得當、行業專注、客戶靠譜以外,還要有很強大的內驅力和毅力,這是有些反人性的,為何要追求高產業績,僅僅是為了追求高利潤嗎?我們不能有別的價值嗎?”鄧宇飛堅定的認為從服務客戶的本質出發才能找到破局之道。

“我以前想走捷徑,但必然伴隨著更大的代價,中國目前大型獵頭公司都還是以KA模式來運作,大客戶公司確實好,有錢,大氣,品牌知名度高,誠信靠譜,但是這個戰場競爭已經比較激烈,而獵頭更高遠的使命和價值觀需要扶持那些有潛力的廣大中小企業。雖然市場還不太成熟,但是大有可為。翰格無論大型客戶還是小公司,都秉持專業服務態度和標準,為客戶解決招聘問題而努力。”

img7

三小時快速推薦,賦能更大品牌價值

過去五年傳統獵頭公司推薦一個人選的時間,大概3-5天時間,在互聯網時代下,信息透明速度急劇加快2015年開始以獵聘、獵上為代表的新一代互聯網招聘工具誕生,變相加快了獵頭行業的競爭。客戶在追求質量的同時,還增加了數量和速度的要求,客戶公司不再拘泥于只合作一家獵頭公司,他們需要更多的選擇和更好的價格。翰格主動迎接了改變,把多余的行業線職位線砍掉,著重專注互聯網行業。在幾年的發展中,積累了大量的互聯網人才資源和專業信息,客戶如果有一個高級Java工程師的崗位需求,翰格在通過自己的添才智能系統里在3小時內就能找到匹配和有意愿度的候選人,這在過去獵頭行業是不可想象的。

翰格后期又與多個互聯網大型招聘平臺等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徹底打通了人才信息、雇主公司、獵頭公司合作等資源。這是互聯網時代下的產物,也是獵頭行業真正的信息化革命。“這使我們的招聘效率進一步提升,我們擁有大量的年輕團隊,大家只需要深耕自己的專注職位線,就能夠以PS模式快速推薦出候選人”鄧宇飛自豪的說,翰格的目標不是為賺取高額利潤,不是一定要培養高單產團隊,而是培養一支現代化信息化的獵頭部隊,運用高效的互聯網工具,快速實現招聘效果,為廣大中小企業賦能招聘效率。

2018年翰格還組建新媒體團隊,為雇主公司打造新媒體渠道宣傳推廣方案,客戶除了在傳統招聘領域投放必要廣告外,在新媒體渠道生產專屬于客戶自己的短視頻、新聞、專業文章等,進一步加大客戶公司的曝光量。翰格招聘套餐里除了面試到場、入職快服務、傳統獵頭、RPO服務以外,還有短視頻宣傳拍攝、公眾號文章、多渠道雇主品牌建設等服務。img8

合伙人制度,翰格最大法寶

很早以前鄧宇飛就知道,公司只有一個老板是不夠的。很多年前,公司團隊還很小的時候,tiger跟組員說,你們未來都是合伙人,只要堅持下去。很多人將信將疑,后面翰格推出了大將軍制度,開始敢于啟用年輕人組建大團隊事業部。早期跟著鄧宇飛一起打天下的初創團隊,一直堅信公司能夠壯大,兩三年的時間終于等到了回報。

2018年年初,翰格全面開啟了合伙人制度。“只要你有好的想法和創意,公司會傾全力支持。人人都有機會做CEO”這是鄧宇飛的原話。公司也很好的貫徹了這一制度,很多優秀的同事主動的成為了合伙人,開設了新公司新辦公室,在貫徹公司大戰略的同時,創建自己的團隊小文化。目前翰格已經擴張至30家分公司,預備工位1000多個,服務客戶數超過1萬家,公司也把大部分利潤留作新公司的開拓和建設。雖然公司比較大了,但是翰格以超乎想象的扁平化管理,讓員工和leader自由發揮自己的才能和個性,每個人主導自己的case以及自己的團隊文化,全公司在一個非常單純輕松的氛圍里,這也是公司文化在快速發展中起到的重要關鍵作用。有些獵頭公司雖然有一些資深顧問,但同時會有些勾心斗角,內部政治斗爭嚴重,在公司文化中是大忌。

img9


 

線上平臺的戰略合作

目前,翰格是與獵聘網合作最緊密的獵頭公司之一。2016年成為獵聘面試快最佳獵頭合作伙伴,同時2016年獲得非凡hunter大獎,2017年成為獵聘優秀獵企合作伙伴,2018獵聘最佳入職快合作伙伴與獵上、獵蘿卜、卓聘也是非常緊密的戰略合作伙伴,翰格的榮譽來自于每一個小伙伴的堅持和對線上平臺的信任。翰格有一套很完善的線上平臺做單的打法,以及員工的培養和管理機制。“還有很多平臺找我們合作,未來平臺化的獵頭生意將成為大方向。”鄧宇飛自信的認為這是互聯網時代下必然發展的趨勢,傳統獵頭的技藝需要保留,但也需要更專業的互聯網工具提高招聘服務效率。

img10

線下高端業務HTR品牌

之前大家認為翰格只是一個擅長做線上的公司,可是誰想到,翰格的線下業務已經快速發展起來了,基于之前服務的大量的客戶積累和候選人積累,并且翰格也培養了大量的高產顧問,2018年起已經全面布局線下業務。不僅在北京、上海、天津、廣州、深圳成立了自己的高端業務團隊和辦公室,還在武漢建設了大規模BD中心和高端獵頭總部,以武漢為中心輻射中國一二線城市,高端獵頭業務也成立了HTR新的品牌,在廣泛客戶基礎上,拓展了房地產、互聯網、制造、金融等幾大板塊,很多資深獵頭也慕名而來。翰格目前重資金投入到高端線下團隊當中,依然借助高效的內部管理系統,和靈活管理機制,快速讓一些年輕人發揮自己的能量。接下來還會拓展杭州、南京、成都、重慶等重點城市,一二城市均有HTR事業部統管。翰格也在大膽啟用外部獵頭團隊,尤其是一些很好的傳統獵頭基因,盡量都會吸引過來。

C:\Users\老大\Desktop\43733231.jpg

2014年之后開始,添才翰格的業績每年都保持在翻倍的增長,員工規模也壯大至近400人。鄧宇飛幾年前的目標是2019年光獵頭員工規模達到1000+,那時獵頭界很多人都覺得不可能,現在看來這個“小目標”的時間可能會大大提前。

圖片1

如今,在“如何做成一家卓越的獵頭公司”這個問題上,鄧宇飛也漸漸開悟,有了自己的獨到見解

合伙人制度是我2018年做的最重要也是最正確的決策,鄧宇飛坦言,“現在看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翰格的線下BD團隊,正配合HTR團隊重點發力線下。“雖然現在我們與一些最頭部的獵頭公司還有些差距,但我有理由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的團隊終將會趕超他們,成為行業的風向標,因為我們非常年輕!”

現在的鄧宇飛更像是船長,把握一艘大船的航向,他不會驚慌恐懼,因為船舵在自己手里。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他會帶著同路人一起航向更遠的遠方

img13

 

對話

記者:

在經歷過2014年的爆發式增長后,你現在還會擔心再一次跌倒嗎?

鄧宇飛:

不會了,可能更多的是心智的成熟,在我心中已經沒有跌倒的概念了,只有走的快與慢的區別。

 

記者:

合伙人制度在翰格是怎樣的存在,需要具備哪些素質才能作為合伙人

鄧宇飛:

合伙人并不是一定要業績是最突出的,他需要能跟公司的價值觀高度吻合,有戰略遠見與宏觀市場分析能力,還要能做單、能BD、能招人。合伙人制度是管理上的創新與優化,但是仍然需要市場的沉淀、工具的運用效能的提高,用心服務好每一個客戶才是唯一正確的道路。

 

記者:

現在多少分公司?

鄧宇飛:

現在三十多家分公司,我們預計2019年發展到100名合伙人,每一個合伙人都是公司老板,對自己的分公司有所有的生殺大權。

 

記者:

萬一人員流失,自己創業去了呢

鄧宇飛:

哈哈,創業歷來就是如此,翰格每年都有人出去自己開公司,我覺得是好事,我們就是要孵化更多的老板出來,做有價值的事情,用更開放的心態。我們負責把那些有潛力有想法的年輕人培養出來,這就是我們平臺的價值。

 

記者:

日常會對內部人員要求嚴格嗎

鄧宇飛:

算非常隨和吧,我從來不發脾氣,也沒什么事情可以發脾氣。我覺得大家愿意跟我們在一條船上做事情,就很好了,沒做好,我會自責,做好了是大家的功勞,感激同事們。

 

記者:

翰格成長擴張這么快,會有風險嗎

鄧宇飛:

經常有人問我們擴張這么快會不會有風險,我還算比較謹慎,每一步都深思熟慮過,只是我們考慮的更長遠,我們堅定的知道未來在哪里。

C:\Users\老大\Desktop\TIM圖片20190125120459.jpg


 

記者:

那獵頭行業的未來在哪里

鄧宇飛:

趨勢一定是人與互聯網的完美結合,獵頭有兩大特性:1解決信息不對稱。2、為客戶提供有價值有專業的招聘服務。前者可以被互聯網逐步取代,而后者需要更人性化更專業話的人來服務,服務本質永遠不可能被機器取代所以專業和規模化的獵頭公司一定是未來,懂得如何運用互聯網工具,懂得如何給客戶提供更多價值的公司。

 

記者:

翰格自己的未來在哪里呢?

鄧宇飛:

我們完成2019年目標后,翰格至少發展100名合伙人,這是平臺的最大使命。我們致力于培養有想法的年輕人,他們的創造力和努力程度遠超我們想象。平臺的任務就是做好資源整合和制度創新,讓這些年輕人毫無顧忌的沖鋒一線。中國幾千萬家中小企業是我們主要的藍海市場,我們有信心把招聘專業技能傳導給客戶。同時會啟動上市計劃,目前還在準備階段,是有在接觸投資機構和各方企業,財務也在規整當中,我們盡量讓很多小伙伴能夠在這一計劃中受益,也讓股東方滿意。

 

2019年1月26日 09:49
?瀏覽量:0
?收藏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69影院,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精品,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